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 依法履职廉洁自律|费... [2019/7/19]
· 押金、定金、订金、保... [2019/2/18]
· 合伙协议范本 [2019/2/18]
· 大庆律师收费标准 [2019/2/18]
· 遗嘱无效的16种情形... [2018/10/18]
· 律师提醒:民间借贷那... [2018/10/18]

李某诉赖某雇佣合同纠纷案
李某诉赖某雇佣合同纠纷案
      原告:李某,男,35岁,黑龙江省大庆市人,农民。
  委托代理人:费玉红,黑龙江庆虹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赖某,男,54岁,黑龙江省大庆市人,供销合作社职工。
  原告李某因与被告赖某发生雇佣合同纠纷,向黑龙江省大庆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诉称:我在受雇为被告赖某看管运沙车期间,被汽车摔下夹断左腿,经鉴定为五级伤残。请求判令被告给我赔偿因工致伤的医疗费3944.20元、住院费2800元、住院生活补助费900元、护理费2000元、一次性伤残抚恤金70560元、一次性伤残补助金8960元、一次性医疗补助费7840元、残疾人轮椅费12800元以及律师费、差旅费2000元,合计111760.2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辩称:本案是劳动争议,依法应先进行劳动争议仲裁。此次损害的发生,是因原告严重违反操作程序所致,过错在原告方。况且被告已对原告进行了及时救助,双方还对善后处理达成协议,由被告给原告一次性补偿1000元后,不再承担其他责任。该协议履行后,原告又由于自己的原因加重了伤情,不应由被告承担责任。
  大庆市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
  原告李某从2005年8月起受雇为被告赖某工作,主要工作是跟随赖某经营的运沙车,为汽车换轮胎、在倒车时给主车连接拖车的转动三角架上插插销固定方向、提醒驾驶员注意安全等。双方口头约定,赖某每月付给李某工资300元,负责吃、住。2006年10月7日晚,运沙车在成都某地卸沙需要倒车,此时上下插销孔错位,必须等车辆在运动中将插销孔正位后才能完成插插销的动作,李某便跳上主、拖车之间的三角架,准备在车辆运行中插插销。主车倒车时,李某在三角上未站稳,左脚滑进三角架内,被正在转正的三角架将左腿夹断。
  原告李某当日被送医院住院治疗。住院期间,李某之父因生活所迫,与被告赖某达成由赖负担此次住院期间的一切开支,并再支付1000元继续治疗费用,今后不再承担其他责任的善后处理协议。据此协议,李某于2006年10月21日出院,出院的诊断结论为:左胫骨开放性骨折,左小腿及皮肤撕脱伤;患者及家属要求出院;出院后注意加强营养、及时换药,回当地医院继续治疗。赖某支付了此次住院期间的全部医疗费。
  原告李某回家后,在某卫生院继续住院治疗,后因家庭经济困难无力治疗而出院,共用去医疗费2643.20元。出院后,李某多次请求大庆市法律服务所协助解决要求被告赖某赔偿损失一事未果,遂在大庆法律援助中心提供的法律援助下提起诉讼。2007年3月23日,李某的伤情经大庆市法医鉴定,为五级伤残。
  另查明:2004年1月13日,被告赖某同大庆市某运输社达成协议,约定由赖某自己购车加入运输社,车辆由赖某自己经营,运输社负责管理及协调各种关系并收取一定费用。涉案汽车(车牌号为川F。。。。)就是赖某根据这项协议购置的,车辆行驶证和其他相关手续均登记为大庆市某运输社。
  大庆市人民法院认为:
  原告李某和被告赖某达成口头协议,由李某为赖某提供劳务,赖某给付李某报酬,属雇佣合同。该合同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规定的民事法律行为成立和有效的全部要件,应受法律保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雇工合同应当严格执行劳动保护法规问题的批复》的规定,李某在受雇佣期间,依法应得到劳动保护。其在工作期间因职务行为而受伤,应当由雇主赖某承担民事责任。赖某无证据证实此次事故的发生与李某的故意或重大过失有关,应当承担事故的全部赔偿责任。具体赔偿标准,参照劳动部《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和黑龙江省劳动厅的规范性文件确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民事法律援助工作若干问题的联合通知》第十条的规定,赖某还应承担法律援助中心援助人员在为李某办案中的必要开支。故李某请求赖某赔偿经济损失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应予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条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企业、个体经济组织(以下统称用人单位)和与之形成劳动关系的劳动者,适用本法。”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条解释:“劳动法第二条中的‘个体经济组织’,是指一般雇工在七人以下的个体工商户”。被告赖某没有工商行政管理部门颁发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不是依法成立的个体工商户,故不能作为劳动法律关系的主体。本案不是劳动法律关系,而是雇佣法律关系,属人民法院主管范围,劳动仲裁不是本案的必经程序。赖某以本案应属劳动法律关系为由,主张本案应先进行劳动仲裁,人民法院无权受理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原告李某受伤住院后,其父同被告赖某达成的善后处理协议,非李某本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应为无效。赖某辩称在雇佣关系终止后,李某由于自己的原因加重了伤情,无证据证实,不予采信。据此,大庆市人民法院判决:
  一、被告赖某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一次性付给原告李某医疗费2634.20元,伤残抚恤金71442元,医疗补助费7938元,合计82023.20元。
  二、被告赖某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一次性付给法律援助人员在援助原告李某中开支的办案必要费用2000元。
  三、驳回原告李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其他诉讼费100元,均由被告赖某负担。
  赖某不服一审判决,向黑龙江省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称:上诉人是事实上的个体工商户,与被上诉人之间形成的是劳动用工关系,应当受劳动法调整。上诉人在被上诉人住院期间与被上诉人之父达成的善后处理协议,其中的事故处理费1000元已由被上诉人之父领取,并承诺以后费用由陈家自负。该协议已经履行应为有效,被上诉人无权再提起诉讼。请求二审改判。
  被上诉人李某服从一审判决。
  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上诉人赖某雇佣被上诉人李某干活并给付其劳动报酬,双方形成的是雇佣合同关系。李某在受雇佣期间,为了赖某的利益而受伤,赖某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因赖某无证据证实李某的受伤是其故意或重大过失造成,为此一审判决赖某承担全部责任,是正确的。赖某未经工商部门依法核准登记,故不具有个体工商户的法律地位,更不属法律规定的个体经济组织。赖某上诉称“本案应适用劳动法及相关法律调整”的理由,与法律规定相悖,不予支持。赖某上诉称“李某之父已收其对事故处理费1000元,并承诺以后费用由陈家自负,故上诉人不应再赔”,因李某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其民事权利的处分应由其本人或经其委托人行使,故这一上诉理由也不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据此,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一)项的规定,于2007年10月15日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其他诉讼费100元,均由上诉人赖某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