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 依法履职廉洁自律|费... [2019/7/19]
· 押金、定金、订金、保... [2019/2/18]
· 合伙协议范本 [2019/2/18]
· 大庆律师收费标准 [2019/2/18]
· 遗嘱无效的16种情形... [2018/10/18]
· 律师提醒:民间借贷那... [2018/10/18]

焦点关注谁掘了我姐的坟墓?

王大娘的儿子说:“我记得大姨就葬在这里。”
 


  律师表示,“悼念权”应属公民合法权益

  今年清明节,王大娘到林源镇农村祭祀,发现昔日的坟场已变成施工工地,不但埋葬大姐的土坟不见了,就连大姐的尸骨也不翼而飞。

  清明去祭祀  坟已被推平

  4月27日,市民王淑兰打来电话说:“我那死去40年的姐姐的坟被人掘了,连一丁点儿的骨头渣子都找不到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抑制不住的抽泣声。

  当日下午,记者在东风新村一处居民楼内,见到了王淑兰。王大娘的儿子师宏民说:“自从出了这件事,我妈妈就病倒了,从清明节一直躺到现在。更让我们担心的是,我妈竟开始咳血。”

  王大娘向记者讲述了事情经过。

  4月2日,王大娘在儿子的陪伴下,来到大同区林源镇对喜村附近的一处坟地,给死去的姐姐王淑杰烧纸添土。由于身体不好,她已经好几年没到姐姐的坟前看过了。而姐姐唯一的孩子岳某,还在监狱里服刑。王大娘怀着复杂的心情,向姐姐的坟墓走去。

  眼前的情景,让王大娘目瞪口呆:埋葬大姐的土坟不见了踪影,这里出现了一个偌大的施工现场。

  师宏民说:“我妈看到我大姨的坟没了,当时就昏了过去。我掐她的人中,她才苏醒过来,醒来后坐在那儿就哭。我大姨唯一的孩子还在监狱里呢,回来找不到**的坟,他得多难受啊!”

  王大娘说:“大姐的尸骨莫名失踪,我要为死人讨一个公道。我先后去了两趟林源镇,找相关部门和村委会,并找了多名村民,才得知是企业扩建占了坟地,企业和镇上有协议。”

  儿子在服刑  出狱哪寻“娘”?

  王大娘说,坟墓里埋的是一具完整的尸骨。1968年,25岁的大姐王淑杰因病去世,当年还允许“土葬”。王淑杰被葬在安达市老张夜甸村(现在的保国村)。王淑杰的儿子岳某当年6岁,被王大娘收养,一直到娶妻。

  1997年,因哈大高速扩建通知迁坟,岳某便将母亲的坟墓迁到了离自己工作单位不远的地方——对喜村。据王大娘回忆,当时,那里是一片树林,树林里是一片坟地。

  1998年,岳某因经济案件逃跑。2000年,王淑兰带着儿子去给姐姐上了坟。此后便再也没有去坟地。2003年,岳某自首,在呼兰县监狱服刑。本来法院判的是无期,因岳某服刑期间表现好,多次获得减刑。

  师宏民说:“我哥过几年就能出狱了,今年3月,我哥从监狱里打来电话,他说好多年没去给妈妈上过坟了,等他出来,一定看看妈妈。可现在坟没了,尸骨都没了,他到哪儿看啊!”

  师宏民说,他们没有收到任何有关迁坟的通知,也没在媒体上看到。

  迁走一座坟  补偿一千五?

  4月28日,记者在师宏民的指引下,来到林源镇对喜村。荒野上,留下一个大坑,附近仍有施工人员在施工。师宏民指着坑说:“我记得大姨的坟就葬在这里,因为对面有两座坟。这一片共有3座坟,另两座在施工时迁走了。”记者看到,对面有一座坟和一个坑,显然是迁坟遗留下来的。附近还有许多坟冢及迁坟留下的大坑和棺木。

  记者找到该工程施工项目指挥部,负责人张经理称:“我们已交给(林源)镇政府全权处理此事了。调查并通知迁坟的事由镇政府负责,对需要迁坟的,根据报上来的数目,每座坟给1500元费用。具体操作事宜,你们还得问镇政府的白某。”

  随后,记者来到林源镇政府,但并未找到白某。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白某,白某说:“这事儿我也说不清楚,你还是找我们党委书记或者镇长吧。”

  镇政府的值班人员告知记者,林源镇党委书记出差,镇长去开会了。

  记者打电话联系到林源镇的崔镇长,崔镇长称自己正在河北,没时间和记者说这件事。

  希望镇政府媒体上道歉

  28日15时许,记者来到大同区民政局,一位负责人称,林源镇政府及管道公司并未因迁坟事宜找到大同区民政部门,并称区里没有设置殡葬部门,只有市里有。
 
16时20分,记者赶到市民政局。公共事务科李科长对此事称:“《殡葬管理条例》中并没有关于这方面的规定,也没有规定施工单位必须通过媒体或其他方式通知迁坟事宜。”
  师宏民称要对施工单位提起诉讼。李科长称,虽然关于殡葬管理方面无法可依,但最好还是找律师咨询一下。

  师宏民说:“我母亲病了,检查结果显示,五脏六腑都没问题,就是急火攻心引起的。如果各相关单位态度能好一些,我想我母亲也不会气成这样。我们不是为钱,只要求相关单位在媒体上公开道歉,至于经济赔偿那是法院判决的事。”

  律师表示“死者为敬”

  就此事,大庆庆虹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费玉红称:虽然我国相关法律中并没有“迁坟”及侵犯“悼念权”的明确规定,但《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一条中规定:国家机关或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执行职务时,侵犯公民、法人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此事中,林源镇政府作为直接责任人,属政府机关。“悼念权”应属公民合法权益,另外,“死者为敬”,在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将死者坟墓推平并将尸骨弄没,是不道德的。因此当事人要求相应责任人公开进行道歉并不为过。

  采访结束时,师宏民和她的母亲对记者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联系服刑的岳某,怕他知道自己的母亲连尸骨都没了,会影响改造,更怕他因无法面对而轻生。目前,王淑兰一家,也为无法向岳某交待而愁眉不展。

  本报对此事件将继续关注。

  文/本报记者  郑力 吴召秀

  图/本报记者 郑力